ٶȡƼŰټ

ҳ ͼƬ
Űټ

˾

Űټ,Űټ

⣬ڽѧʽܷγֱ۵ķ͸ԣԿʦ׿Խ̶һԺڵҪҪСѧ߼ְƵϵСŮơֱơ222գᆵٱƣҳʱһΪ̩ջ󡱵ֱƽ̨ȥŮƽ㡱ڽСơֱݣԼ20ӡŰټҵȾŵķԴҵ˵ֻǡСһ
شУйƱѡ硰Ĺҡ近日,深圳读书月2016“年度十大好书”评选揭晓,选出?部翻译作部中文原版作品。其中的翻译作品《纳粹医生》,以追溯历史的新视角,颇为引人注目/P>人们会发现,在这一年度的出版物中,小清新的出版物减少了,多了一份重提历史的厚重感。比如对纳粹罪恶历史与其社会形态的深入追查,就有几部翻译专著出版,除了罗伯特·利夫顿的《纳粹医生》之外,还有劳伦斯·里斯的《奥斯维辛:一部历史》,普里莫·莱维的《这是不是个人》?/P>此外,阿伦特的名著《艾希曼在耶路撒冷:一份关于平庸的恶的报告》首次有中文译本出版,堪称出版界的一件大事,也是读书界的一件大事?/P>关于纳粹与大屠杀的图书,几乎每年都有,因为法西斯之恶不仅仅存在于历史中,揭露和反思也一直是个重要话题。今年的这类图书相对集中一些,形成了一个热点话题/P>《纳粹医生》:独特的视?/STRONG>这部书全名为《纳粹医医学屠杀与种族灭绝心理学》,江苏凤凰文艺20160月出版?/P>作者利夫顿为美国著名的精神病学和心理学教授,写过《生中之死:广岛幸存者》《断裂之联结:死亡与生命的延续》《多变之人》《毁灭这个世界来拯救它》等作品?/P>在写作《纳粹医生》之前,利夫顿访谈了大约40个纳粹分子,其中29个当过纳粹医生和药剂师,还访谈了80个纳粹受害者,其中?0人关进集中营后成了医学助手。他从纳粹医生这个角色入手,从历史观念、社会心理、个人心理等方面,探讨为什么会发生纳粹集中营里的大屠杀/P>为什么普通人也会变得邪恶?是他们本性如此,还是环境使然?如果是环境使然,这个环境又需要什么样的构件?作者还想揭示一点,罪恶的制度设计是如何“把人变成鬼”的?/P>作者发现,整个纳粹国家是个大机器,它把零零碎碎的民族主义、或强或弱的国家主义整合起来。它通过吸引与胁迫的手段,让人们逐渐加入到这部大机器当中,成为那部机器的零件。开始时,你会觉得有点被?但慢慢会变成一种自?执行命令的自觉?/P>《纳粹医生》这本书所传达的,与其说是纳粹的危险,不如说是我们每个人自身所蕴藏的危险。历史上奥斯维辛这样的恐怖时刻并不多见,但是现实中像“斯坦福实验”中那样的“微纳粹”时刻,却在后来的许多国家出现过,实际上也是目前一些国家纷乱的社会问题根源?/P>这应该引起足够的警惕/P>《奥斯维辛:一部历史》:系统的梳理  \n这部书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016月出版,作者为英国历史学家、纪录片导演劳伦斯·里斯/P>本书是对纳粹大屠杀更为系统的梳理。它以一个具体场所为切入点,对人类历史上最深重的罪行进行透彻的诠释,这就是奥斯维辛?/P>作为BBC杰出的媒体人和历史学家,里斯用了15年时间,深入采访近百名亲历者,其中既包括幸存者也包括纳粹行凶者。之所以要花费那么多年时间,是因为他需要耐心地劝导这些人,还要耐心等待,等他们到了人生尽头处,愿意开始讲述/P>“奥斯维辛并不是专门用于杀害犹太人的灭绝营——尽管它后来成为奥斯维辛的主题。它的结构和设施一直在变,而这些变化与德国人在各个战场上的战况密切相关。”里斯写道,奥斯维辛还是集中营指挥官霍斯等纳粹官员的奋斗史,也是一岁德国女孩一天起床,突然发现自己被扔进奥斯维辛的故事,“奥斯维辛,通过其毁灭性的动态发展,成为纳粹国家核心价值观的有形体现”/P>有着良好教养0世纪的德国人,为何犯下这样的罪行/P>里斯说,在他寻找答案的过程中,历史的两次偶然帮了大忙。第一,那些曾是纳粹分子的受访者,到了衰老死亡的人生阶段,即使公开表达也不会有什么损失。第二个机缘在于,这项研究恰巧赶上了柏林墙倒塌和东欧剧变。“突然之间,我们能接触到的不仅有调研所需的档ЩԼֵġȻ˺ľûصԼ۷壬ʾ̬ڱչѵˮƽ
ŵֱdzڴˡÿھӿΣͻȰȥ̽Ǯֵѧѡ玉食的皇子皇孙最后悔的事情就是此生为何要投胎帝王之家/P>胡亥有个哥哥叫嬴高,是诸位弟兄里最后被处死的。在等待处决的日子里,他曾想到过逃亡,但嬴高是一位负责的父亲和丈夫,他害怕自己逃出地狱,到时胡亥会生气地砍他的家人。百般无奈之下,嬴高想出了古往今来最令人瞠目的一招:他向胡亥上书,说是父皇在世的时候,对他恩重如山,现在他老人家不幸去世,当儿子的也不想独活世上,打算自尽后为父皇殉葬,请求皇上批准为荷?/P>在秦始皇0余个子女中,只有嬴高耍了个小小的花招,才换来了体面的死。在赵高和胡亥大挥屠刀的时候,首相李斯在历史上竟然没有一个字儿的记载。但面对风起云涌的农民起义,李斯却不能不管。不过,他数次上奏,胡亥却不理不睬,身为帝国首相,他竟然连见到皇帝的机会也很少了/P>此前,赵高语重心长地告诉胡亥:“陛下你要显示自己的尊贵,就一定要深居简出,不必天天按时上朝搞坐班制,您还很年轻,万一不慎在大臣面前说错了话,那岂不被他们小看了?要依我说,陛下您还是在宫里幸福地歇着吧,至于治理国家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情,由我和其他几位熟悉法令的大臣处理就是了,遇到了重大事情,我们再向您请示吧。/P>得到了胡亥的认可,大秦帝国“鸡毛蒜皮”的国事当然都由赵高来处理,虽然他的职务其实还不高,但论实权,首相李斯也无法望其项背了。更怪的是,自从赵高执权以后,这个国家似乎就从没发生过一件大事——包括陈胜吴广起义,包括项羽大破秦国正规的中央军团/P>比起赵高,李斯要算有道德感和责任感的官员,皇上沉溺深宫,纵情声色犬马,国事日非,他这个帝国首相不能不站出来说话。可胡亥却责问他:“过去,你的老同学韩非子说过,古代的君主都十分勤劳辛苦,可我要问,难道做君主管理天下就是为了受苦受累吗?这不过是他们无能才造成的。圣明的君主治理天下,就是像我这样,要让天下适应自己,如果连自己都不能满足,又如何能使天下满足呢?我就想随心所欲,而且还要永远统治天下,你李斯有什么办法呢?/P>“如果没有赵君,我几乎被丞相出卖了?/STRONG>沙丘之谋,赵高成功地将李斯拉到了自己的战车上,因此他们算是一根绳上的两只蚂蚱。但在顺利地使胡亥继位并干掉了威胁分子扶苏和蒙恬后,这一根绳上的两只蚂蚱也该解体了。赵高如何能容忍地位在他之上的李斯继续存在呢?/P>赵高等到胡亥和宫女们玩得胡天胡地正在兴头上的时候,派人去告诉李斯,现在陛下正闲着没事,你快去进谏吧。李斯不知是计,满怀救民救国的激情跑去进谏——难道世界上还有打断一个昏君淫乐更令他生气的吗?如此者三,胡亥怒火冲天,朝赵高发脾气说:“我空闲的时候李斯不来,偏偏每次都选在我刚刚玩得入港的紧要关头,跑来进什么鸟谏,这家伙是不是看我年轻,就三番五次地戏耍我?看不起我??/P>一旁的赵高徐徐说道:“陛下,您可要当心呀!沙丘那件事情,李斯参与了策划,后来却没有加官进爵,他肯定是想要裂土封王才满意。/P>稍有心眼儿的人都能看出,赵高的话乃一派胡言:首相已是当今最大的官了,再往哪里升呢?至于裂土封王,李斯是坚决反对分封制的。胡亥可不这么想,因为他的脑袋已经长在赵高身上/P>赵高继续添油加醋:“李斯位高权重,亲信遍布朝野,我实在是替陛下的处境感到担忧呀。/P>胡亥从来就没有主见,除了在玩女人和大吃大喝上。赵高的小报告让胡亥惊出一身冷汗,现在他唯一要做的事,就是迅速将乱臣李斯下狱/P>李斯下到狱中,悲愤可想而知。不过,他仍然对胡亥心存幻想,认为这一切不过是赵高的诡计,一旦陛下幡然醒悟,就会将他从狱中放出去,官复原职——这种冤臣屈子对陛下莫名其妙的幻想,在几千年的中国历史上一演再演,虽然这种幻想几乎没有一个真正地实现?/P>李斯在狱中给胡亥写了一道奏章。奏章里,李斯正话反说,为自己列了七大罪状,诸如为秦国开疆拓土,辅佐始皇剪灭六国,修建驰道,制订度量衡,等等。实则是以七大罪之名提醒胡亥,俺老李可是一个大功臣啦,你不能亏待了俺!\n这封沉重的竹简并没有交到胡亥手里,赵高岂容李斯向胡亥辩解?不能。赵高说了:“罪犯哪里有上书的权利?”估计这封饱含李斯希望和委屈的竹简被赵高用来生炉子了。不过,话又说回来,即使胡亥看到这封竹简,恐怕也是无动于衷,会随手交给赵高处理。你想想,你一个前朝大臣,在另一朝天子那里去臭表功,不是自找不自在吗/P>在最后的岁月里,李斯遭受了无以计数的酷刑,“榜掠千余”,折磨得无复人形。自古到今,刑讯逼供都是百试百验的好办法,在严刑拷打之下,还有什么样的口供审不出来呢?只怕到了生不如死的地步,受刑者最大的幸福就是按照审讯者的要求自证其罪,早点结束这人间地狱的可怕遭遇?/P>李斯吃打不过,“榜掠千余”就是用木板打了一千多下,即使挺住了这一千多下,接下来则将是两千三千,直到打得李斯的精神彻底崩溃为止。他终于招认了赵高强加于自己身上的罪名——此时他一定看到了自己一生的荒诞;最令人哭笑不得的是,当胡亥见到对李斯的审讯记录后,心有余悸又万分庆幸地说:“如果没有赵君,我几乎被丞相出卖/P>秦二世二年七月,李斯在“具五刑”之后腰斩于咸阳。所谓“具五刑”,就是在处死之前先处以五种酷刑,对一个即将走上断头路的人不辞麻烦地“具五刑”,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仅仅让他的肉体从这个世界上消失还不能让他的敌人满意,必须加大他在临死前的肉身痛苦。这五刑包括:墨、劓、非、宫、大辟?/P>五刑的内容分别是:墨,在脸上刻字;劓,割掉鼻子;非,砍断双足;宫,斩去生殖器;大辟,砍头。也就是说,李斯最终受到的处理是:在严刑拷打了一千余大板后,脸上被侮辱性地刻上了字,割掉了鼻子——这使他的一张老脸显得很宽阔;再砍断双足,看上去李斯已经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人形了;再去掉他曾经“性福”的小弟弟;再将李斯的半截奄奄一息的身体放在木砧上,刽子手用斧头将他从腰部斩为两断;这时的李斯就应该断气了,但他应该受到的处罚还没结束,在严肃的监斩官的注视下,刽子手又将李斯那颗硕大的脑袋砍了下来?/P>李斯被押往刑场时,与他同时被处死的还有他的亲人们。当是时,李斯与他的二儿子走在一起,李斯看着四周那些兴高采烈如同过节的看客们,叹息着对二儿子说:“我想和你像以前在老家上蔡那样,牵着黄狗到东门外去打猎,这样的事情永远不会再有了。?/P>白茫茫大地真干净李斯既死,胡亥认为赵高大大有功——是呀,对他们的掘墓事业而言,赵高的确是功不可没——于是封为中丞相,“事无大小辄决于高”/P>赵高既握大权,搞了一次民意测验,要调查一下自己的势力到底有多大?/P>这天,赵高令人带一头鹿上朝,说是献给陛下一匹良马。鹿和马的差异,想必幼儿园的小朋友也分得清楚。胡亥的智商并不比幼儿园的小朋友更低,他也认出那是一头鹿而不是一匹马,但赵高坚持说那是马,陛下你错认是鹿,一定是中了邪啦。不信,你问问朝堂上的这些大臣们吧?/P>大多数大臣看出了赵高的阴谋,一个个争先恐后地站出来表态:是呀,真是一匹好马呀。只有极少数不识时务者说,这哪里是马呢?这明明是一头鹿嘛。——这些能分辨出马和鹿却分辨不出时与机的家伙,后来统统被赵高送进大牢弄死了/P>胡亥听大多数臣子都说是马,还以为自己真的中了邪,忙找太卜咨询。太卜说:“陛下春秋祭祀的时候,斋戒不严肃,所以中了邪。/P>胡亥不怕天下大乱,却怕鬼神恶作剧。他按太卜的建议,前往上林斋戒。斋戒期间,胡亥无事可做,便拿起弓箭向从林子外经过的人乱射。过了几天,又搬到一座叫望夷宫的行宫里继续醇酒妇人的幸福生活/P>欢乐了三天,赵高已决意干掉胡亥,胡亥的掘墓任务已经完成,是该上路了?/P>赵高的女婿——赵高本是阉人,自然没有生育,估计这女婿不是亲的——阎乐,时任京城市长(咸阳令),赵高命他带兵诈称有盗贼,杀进望夷宫/P>胡亥还对赵高心存幻想,就像当初李斯对胡亥心存幻想一样。胡亥要求见赵高,阎乐不同意。胡亥又说:“那能否让我当个郡王呢?”回答不行。胡亥讨价还价:“做个万户侯呢?”还是不行。胡亥最后一次请求:“那就让我和老婆一起做个平头百姓吧。/P>当然还是不行。赵高要的就是他的脑袋,要想活下去,无异与虎谋皮。胡亥无奈,只得自杀/P>胡亥死后,赵高立秦子婴为帝。秦子婴是秦始皇家族里少有的有脑袋的人。赵高请他到祖庙祭告祖先,他推托不去。赵高听说子婴不肯,还以为他在做谦虚秀呢,就兴冲冲地跑到子婴府上,打算把子婴带走/P>赵高走进子婴府,他的死期就到了,和赵高一起被处死的,包括赵高的三族,其中自然少不了他的女婿阎乐先生?/P>赵高的死,标志着大秦帝国的三位掘墓人在大功告成后全都死于非命。事实也是如此,子婴在位6天,屁股还没坐热,刘邦就率军入关,子婴素车白马,自缚请降,把象征天下大权的传国玉玺双手奉上?/P>此后,项羽进咸阳,一把大火将公元世纪全球最美丽的建筑阿房宫烧成一片白地,子婴亦被处死,大秦帝国在一片风雨声中轰然倒塌,白茫茫大地真干净?/P>SourcePh"style="display:none">ˣ˴޹ƶ̰췿ع鱾ԡ㡡Ц棬ͣɣչֳľ30ǰƽ˯ܵϵʼǿܲΪ˱ģΪ˽ŰټͬʱҵͣԸ˹̰Ŀĸ˹

2018-3-3
Ŷij Ŷij淨 Ŷij Űټ ϰټ ټ淨 ټּ Ϸ MGϷ ֽ IJ IJַ Ϸ ϻ bbinϷ ˹ַ ˹վ ˹˹ Ϸվ Ϸ ˸淨 ˸ܼ Ϸ淨 Ϸ ټֹ IJ ϶IJ Űټִ Űټ淨 Űټƽ Űټƽ Űټֹ Űټֲ Űټֹ Űټּ ŰټϷ Űټ Űټֵ Űټô ŰټҳϷ Űټֱʤ Űټַ ŰټƽעӮ淨 Űټ Űټ̳ ҳټ Űټֱʤ ŰټȺ Űټֹٷվ Űټ Űټֳ Űټְɱ Űټqq Ѱټ Űټ ټִ Űټƽⷽ Űټֱʤ ͳŰټ ҳŰټϷ Űټô ʵսŰټ Űټ Űټ Űټƽ̨ Űټֲվ ǰټ Űټô Űټִ Űټֺ ŰټӮ Űټִ·С· δŰټ ŰټӮ Űټ ҳŰټ ѰŰټ ټƽⷽ ټֱʤ ҳټϷ ϰټ ټƽעӮ淨 ټô ټִ ټֺ ټӮ ټִ·С· ټӮ ټ ټƽ ټƽ ˵Ϸ ptϻ ptϷ mgѵϷ ˹ ϻϷ ǧڲϷ ϻ Ϸȫ ǮϷ ǮϷ Ϸ Ϸ Ŷij Ŷij淨 Ŷij Űټ ϰټ ټ淨 ټּ Ϸ MGϷ ֽ IJ IJַ Ϸ ϻ bbinϷ ˹ַ ˹վ ˹˹ Ϸվ Ϸ ˸淨 ˸ܼ Ϸ淨 Ϸ ټֹ IJ ϶IJ Űټִ Űټ淨 Űټƽ Űټƽ Űټֹ Űټֲ Űټֹ Űټּ ŰټϷ Űټ Űټֵ Űټô ŰټҳϷ Űټֱʤ Űټַ ŰټƽעӮ淨 Űټ Űټ̳ ҳټ Űټֱʤ ŰټȺ Űټֹٷվ Űټ Űټֳ Űټְɱ Űټqq Ѱټ Űټ ټִ Űټƽⷽ Űټֱʤ ͳŰټ ҳŰټϷ Űټô ʵսŰټ Űټ Űټ Űټƽ̨ Űټֲվ ǰټ Űټô Űټִ Űټֺ ŰټӮ Űټִ·С· δŰټ ŰټӮ Űټ ҳŰټ ѰŰټ ټƽⷽ ټֱʤ ҳټϷ ϰټ ټƽעӮ淨 ټô ټִ ټֺ